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薪闻 > 职业指导 > 职场新闻 > “斜杠青年”副业收入普遍低于主业收入的20%,安全无法保障
“斜杠青年”副业收入普遍低于主业收入的20%,安全无法保障
作者: 时间:2021/2/22 阅读:324次
去年一年,新冠疫情的阴霾让大部分职场人都不好过。当加薪和年终奖都遥不可及,不少人开始思考经营一份副业的可能性。

对职场人2020年副业开展情况的调查显示,10.2%的受访者表示正在从事副业,微商、代购、网店等电商类行业的从业者最多。剩下的九成人士虽然还没有行动,但是仅有1.2%表示自己未来没有从事副业的计划。

在过去,身兼数职可能是能力卓越之人的专属,而现在,年轻人已经对此司空见惯,还诞生了“斜杠青年”这一新词。这个从美国传播而来的词汇进入中国后,便成为当下年轻人的一种流行趋势,被赋予了精英化、理想化的形象。

但是,在疫情逼迫下,“斜杠青年”更加慎重考虑自己的职业规划,居安思危,副业选择也从兴趣爱好发生了转变。

“斜杠青年”从为了理想到为了谋生
“斜杠”(/)来源于英文Slash,出自《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麦瑞克·阿尔伯在《一个人/多重职业》一书中提出的概念,用以指代一群不再满足“专一职业”的生活方式,而选择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的人群。

据界面职场了解,现在越来越多的职场人正在成为“斜杠青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曾对1988名18-35岁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2.3%的受访青年都确认身边有“斜杠青年”;另一项对2004名职场青年的调查发现,90.7%的受访青年有职场B计划。

清研智库等机构发布的《2019年两栖青年金融需求调查研究》指出,全国年轻群体中有主业的兼职者、创业者这类“两栖”、“斜杠”青年已超8000万人,以80后至95前人群为主,高学历人群占据“两栖”青年的主流。

值得注意的是,“斜杠”刚出现的时候,一度被认为是职场青年在工作之外实现兴趣爱好的理想路径:普通公司职员在工作之外可以是戏剧导演、编剧;语文老师除了教书育人还可以进行文学创作;西装革履的律师脱下外套后,拿起照相机能够实现摄影梦。既能养活自己又能实现人生理想的美好图景被许多职场青年向往。

但是,在经历疫情后,职场人选择开展副业更多的是为了谋生。前程无忧的调查发现,近六成的职场青年从事第二份工作是为了“增加收入”。在他们看来,正式工作提供的薪酬增长正在变得微弱,面对物价上涨和多样的生活开支,从事副业相当于“自己给自己发奖金”。

据饿了么此前对外卖骑手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超过一半的骑手拥有“多重身份”:26%的骑手是小微创业者,21%为技术工人,4%为自媒体博主,1%为环卫工人。当脱下骑手工服,他们可能是公司白领、小店店主、甚至健身房教练。

借助于移动互联网平台的高速发展,像外卖骑手一样的零工经济的市场在不断扩大。据悉,我国零工经济能够容纳两亿人就业,灵活用工市场规模达到7258.2亿元。从兼职送餐送货,到兼职做设计和写作,零工经济为“斜杠青年”到来了更多的职业可选择性。

不过,界面职场注意到多数人的副业带来的收入并不高,很多人抱着“聊胜于无”的态度从事副业。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只有45.3%的人一份副业工作能持续一年以上。

数据显示,64.6%的“斜杠青年”表示“副业收入不稳定”,收入和生活保障仍然依靠主业。超过一半的受访者副业收入低于主业收入的20%,仅有6.3%的受访者副业高于主业收入。

副业工作没有安全保障,“斜杠青年”难以维权
2021年刚开始,互联网“996”加班文化就引发了网友的再次热议,在高薪的诱惑下,大厂年轻人放弃了周末自由的生活。但是,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也让许多原本拥有空闲时间的职场人士选择一份副业,主动开始了“996”。

调查显示,89.8%的受访者表示不拒绝可从事副业的机会。从事副业者中工作经验在3-5年和10年以上的群体最多,占比均为28.8%。主业在教师和媒体文化行业的受访者从事副业的比例相对较高,80后和90后有副业者明显超过70后和95后,女性有副业者比男性的比例高。

看上去鱼和熊掌兼得的“斜杠人生”背后的多重隐忧不容忽视。女性撰稿人庞金玲在知乎专栏写道,“很多自称为‘斜杠青年’的人,这个学一下,那个看一下,表面上是在追求多元化的生活,其实是在盲目肤浅地通过急速变现获得成功。”

庞金玲认为,很多人只是看到了“斜杠青年”身上令人羡慕的控制感和成就感,却忽视了他们背后在个人品牌和技能上的钻研。有的人“斜杠”,是在了解自我之后,多维度精进成长的结果,而有的人的“斜杠”,是顾不好本职工作之外的身兼数职。

数据表明,46.8%的“斜杠青年”受困于副业对主业的时间和业绩的干扰,特别是对专业技能比较依赖的副业工作,不少受访者表示,如果没有了主业,副业就不保了,副业占据的时间和精力也“让人很疲惫”。但即使如此,65.4%人也表示,不会因为主业冲突而放弃正在从事的副业。

需要注意的是,调查发现六成以上的人都有“副业报酬没有如约拿到”,由于主业在身,又没有合同,几乎不能维权。

26.6%的受访者抱怨,副业提供的工作几乎没有安全保障。企业本着“省钱”“快速解决用人问题”的目的,个人抱着“赚外快”的目的,双方达成的非正式雇佣,往往简单粗暴,并不提供必要的安全卫生指导和必要措施,个人承受的风险很大。而且副业往往没有劳动合同。

界面职场记者浏览豆瓣“副业”小组发现,大部分帖子都是发布的兼职信息,比如小红书刷点赞和浏览量、有声书配音等。这些信息只能依靠用户自己筛选甄别,没有权威性的保障。

据小组成员反映,骗子添加微信好友后,会安排一个“师傅”带你,而这个“师傅”会要求你在缴纳会费或者工号费后,才正式分配工作。有些骗子团伙在这一步后直接消失,而有一些会继续分配工作,也每天日结工资,但是后续会继续要求缴纳费用,诈骗更多的钱财。

“找一个靠谱的兼职太难了困难,都被骗怕了。大过年的,骗子也要冲业绩吗?” 小组成员表示。

另外,副业工作涉及的合规性和合法性也引人质疑。代购代销的产品和服务是否安全合法,转发的信息是否真实可靠,电话拜访是否侵犯他人隐私等问题都没有得到答案。

由于对于提供副业的企业缺乏了解,多数副业并不需要进入企业办公场所操作,此间的违规、欺诈和个人安全也让人担心。一位80后游戏设计师在受访中说“我自己可以,但是我不愿意我的孩子从事副业,太辛苦也不安全。” 此外,“回避”个人所得税的更是一个普遍现象。

人力资源专家表示,目前对大多数人从事副业还是一个尝鲜的事。工作地点、工作方式的灵活性,企业用人的弹性需求已经是一个明显的趋势。但是保住主业仍然是第一位的,企业的正式雇佣和对员工保障的投入也应该是主线。有节制、安全至上地从事副业才值得个人拿出时间投以精力。

来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