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薪闻 > 职业指导 > 职场故事 > 彭蕾离开阿里人力资源部后,都跟HR同事说了啥?
彭蕾离开阿里人力资源部后,都跟HR同事说了啥?
作者: 时间:2020/9/16 阅读:578次

本文整理自网络、阿里铁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彭蕾,曾被称为华人HR一姐、HR女神;掌管阿里巴巴人力资源部10余年之久,她转做业务之后,有了完全不同的感悟,值得每一位管理者思考。

彭蕾在阿里的工号非常拉风——007,是当年“十八罗汉”中为数不多的仍然活跃在阿里决策层的高管,和雅虎的梅耶尔、Facebook的桑德伯格并称为“世界互联网公司最重要的三位女高管”

早在2010年1月,彭蕾从HR部门转到支付业务,担任支付宝CEO。2013年马云退休,彭蕾就成为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

彭蕾在人力资源部门很成功,而今天她带领的蚂蚁金服,也已然成为马云手中的另一张王牌。

在2010年底,时任支付宝CEO的彭蕾给HR部门所做的一次演讲,彭蕾作为阿里文化体系搭建负责人,亲自讲解(澄清)外部对阿里文化的误解,并且分享了她从HR转到业务岗位一年的感受、反思。

01  阿里巴巴很普通
其实,阿里巴巴是一家很现实很普通的公司。

当然,它又是一家特别富有理想主义色彩的公司。当前,人们对阿里巴巴的评论走向两个极端——要么神化,要么妖魔化。

外界评论说,阿里巴巴是个神话,是一个梦想驱动的公司,所有的员工都以公司为家,不知疲倦……

种种这些在我看来是极端,也是误读。

因为今天所有的公司里,都少不了累、工作与生活平衡、理想和现实矛盾的问题,以及管理能力不足、员工觉得付出没有得到认可、跳槽情绪和意向……

总之,一般企业存在的问题阿里巴巴也会有。

如果说阿里巴巴是一家有激情、有梦想的公司,我觉得说对一半;激情和梦想是一直存在的,但也确实存在着这样那样让人不太开心的事情。

另一种极端,是把阿里巴巴妖魔化,最常见听到一个词就是“洗脑”;

外界说阿里巴巴特别会给员工洗脑,员工进入企业之后,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不知疲倦、不问回报、一门心思干活。

其实,我们不过是在管理上坚持了自己的价值观。如我刚才所说,我们希望员工实现心灵和工作的平衡。

02 职场等于情场
我很讨厌“职场”这个词,一说到这个词,生活马上变得很无趣,工作也变的没有血肉和情感。

也许这是我的一种偏执理解,但“职场”这个词真的不能把我们的工作环境全面、丰富而完整概括出来。

其中缺失的元素是什么呢?

职场,除了是一个职业活动场所之外,还应该是一个情感交汇的场所。

我们可以算一下,我们的一生中,有多少时间是在工作的?我们和同事在一起的时间,是不是比和自己父母在一起的时间还要多?

如果说你和同事一起工作的时候,感受不到自己心灵的成长,感受不到快乐和丰富,感受不到自我成就的喜悦,那么工作将变得特别痛苦。

每天早上张开眼睛,想到又要和这些老面孔在一起,又要看上司的臭脸,还要面对一大堆让自己不开心的事情……能有什么动力叫自己起床呢?

所以,能不能有一些元素让我们的感受不一样呢?

我们让“职场”变成“情场”。

外界听到这个说法,就会觉得阿里巴巴特别怪。

他们会认为,“工作就是工作,在工作中付出后拿到回报,然后获得评价,该怎么样盖棺定论、秋后算帐、奖赏惩罚,一笔一笔分分明明,这不就是工作吗?”

事实上,关注员工情感上的归宿,其实比大部分事情都重要。

03 打造员工幸福指数
还有一个常见的词就是“神神叨叨”。

我们在十周年的时候,提出“打造员工幸福指数”这个概念,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呢?

阿里巴巴隔一年做一次OES(组织成效)调查,最近的一次调查看得人忍无可忍,因为随着新员工年龄结构的变化,我们理解员工心理的能力已经很有限。

我们想知道,所有在阿里巴巴工作的人,他的幸福是由什么元素组成的。

其实,提出这个指数,有点自找麻烦,因为这必然是一个无解的命题,幸福感本身就是一个无解的命题。

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是不丹,该国旅游资源丰富,但是游客门槛甚高、费用不菲,因为不丹国民不希望被打扰。

不丹不仅拒绝发展旅游业,也不愿意找一些其他产业来大力发展,由于封闭,国民普遍比较贫穷,同时宗教信仰非常普遍。

最幸福的国家和最幸福的企业之间,是否有互通的元素呢?

从不丹的例子中,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幸福感是很主观的东西,所以,定一个指数相当是给自己上了套。

但就算是无解,对阿里巴巴来讲,还是希望可以在寻找答案的过程中,得到一些启示和方向。

04 从HR转到业务后的感悟
1月份,我正式从工作了十年的HR部门转到了业务部门,如果给我的2010年定一个主题的话,我想最恰当的题目就该叫“弃文从武”。

以前站在HR位置上思考,现在站在业务位置上思考;以前在圈子内思考,现在在圈子外思考。

这个转变带给我很多的感悟和体会。其中有很多感悟看上去是矛盾的,但正是这些矛盾,成为我们追求进步的动力。

我最大的感受,首先在于:身在战略层,很难接到地气。

无论是以前做HR,还是做集团CEO,很多时候真的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

到了业务岗位我才发现,原来很多理想化的东西一定要和现实结合;

所以奉劝各位HR,一定要想办法接到地气,否则真的很困难,更别提发挥HR的战略伙伴作用了。

05 管理要触碰心灵
在我的HR生涯中,我曾是一个活在心灵世界中的人。

我两年前有一个理想,就是希望能找到一种触碰人心灵的方式,促进员工个人以及带动团队、组织成长,从而带动业务的成长,进而给更多的人创造价值,让更多的人生活更美好。

可是怎样找到这种方式,以把员工心里向上的、积极的能量激发出来呢?怎样引导员工成为身心平衡的人,同时也非常积极、乐观和进取呢?

艺术能够触动人心里最根本的对美的渴望,但是人力资源管理工作与对美的渴望、对音乐乃至对其他艺术的享受,有关系吗?

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关系,但是我特别希望,也相信我们能够在工作场所里,营造出一种氛围:

不仅一起工作,同时也共同生活,共同享有相同的精神领域。

在这样的氛围下,我们的心灵是放松的,可以更清醒地认知周围的伙伴,更加热爱生活、同事和工作;

尽管我们的工作依然每天朝九晚五,下班回家依然是筋疲力尽,但这所有的累都仅停在身体层面,我们的心理没有纠结。

这就是我曾经的美好设想。

其实,追求一种触动人心灵的方式,让更多人有美好的生活,体现自我价值,这个理想早在几千年前就有了。

所谓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就是这样一种理想。

阿里巴巴的理想是什么呢?

我们要成为一家创造1亿个就业机会,要帮助一千万中小企业成长,创造1亿就业机会,为10亿消费者提供好的购物服务的公司。

我们都有理想,无论是个人理想、公司理想,无论是简单的理想,还是看上去很伟大的梦想,都要一点一滴的去构筑。

不过,接触到业务以后我发现,这个梦想只能是纯粹的梦想,是HR的渴望。

这半年中,我已经不再提起这个梦想了,但它不是不存在了,这个梦想只是藏得更深了。

它不仅存在于我们HR的心中,更是深深地存在于我们组织力量中;它的实现不是靠某几个人的激情,也不是HR设计一些制度就可以植入。

相反,这个梦想的实现,一定是自下而上去构筑。
来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