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薪闻 > 职业指导 > 职场观察 > 理想员工的假面具,这一次被彻底撕开
理想员工的假面具,这一次被彻底撕开
作者: 时间:2020/5/22 阅读:1048次
如今,多数人已经居家工作,导致美国人每天的工作时长增加了大约3个小时,等于是增加了40%;没有一个国家的增幅比美国大。这是千真万确的;我原本也是不相信的,可是我后来对这些数据进行了事实核查。问题是,忙碌又高效的居家工作,换来的却是巨大的代价。很多员工目前正从事着三个人或以上的工作;他们除了要完成自己的工作之外,还得当孩子的保姆和老师,但很多雇主对此却好像浑然不知。我常常听说有公司高兴地向员工和自己保证,大家的工作量差不多都达到了100%。问题这么明显,为什么能看清问题的管理者却这么少呢? 






原因是,人们依旧普遍崇尚“理想员工”的理念。很多人认为,唯有成年后不久就开始工作,并在接下来的40年内继续尽心尽力从事全职工作的人,才能称作理想员工。这一概念反映的“主外兼主内”模式可追溯到工业革命时期,而且在整个20世纪60年代中起到了很好的作用,直到女性开始大量进入正式的劳动力市场。然而,“理想员工”的标准多年来让女性背上了更大的负担,因为她们不仅要从事自己的日常工作,还得承担家庭责任。






不过,在“理想员工”标准的负担下受苦的不是只有女性而已。最近的一项调查表明,新冠肺炎疫情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引发的冲突,导致14%的女性考虑辞职。更让人惊讶的是,11%的男性也产生了同样的想法。我的组织开设了一条热线,旨在帮助因家庭责任而受到歧视的员工。这条热线常常会接到男性员工的电话,因为在过时的休假政策下,他们组织中的“主要照顾者”能获得数个月的休假,但“次要照顾者”获得的休假却少了很多。这次疫情明显让工作环境变得公平了,因为有些男性员工必须承担比以往更大的家庭责任。当然,女性的付出还是比较大的,不过重点就是:一个人是不是理想员工,往往不再像以前那样,取决于员工的性别。

 

现在,为人父母与否才是重要的决定因素。旧金山的一位律师戈登·纳普表示:“我发现,我那些当庭审律师的同事居家工作的经历大不相同。没有孩子的同事大都可以有效地完成工作,但是家中有小孩的同事却是一边远程出庭进行诉讼,一边仿佛是逐渐陷入流沙中。”

 

尽管过去的理想员工可以巧妙地把家庭责任隐藏起来,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一形象已经开始改变了。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前,许多父母会偷偷跑去观看学校的戏剧表演,或者充当孩子的足球教练;员工们会把车子停在工厂外面,然后在车子里为宝宝哺乳;成年儿女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去带长辈看医生。现在,家庭责任的禁忌性已经少了很多,因为你想隐藏也隐藏不了。

 

事实上,这种禁忌现在已经改变了:一个为孩子闯入镜头的情况感到尴尬的古板男性会被人笑话,就像BBC那位爸爸那样(这样可能对他很不公平,如果他只不过是反映了别人对他的期望的话)。在年轻的男性员工看来,有参与孩子的日常照料的父亲才是“好父亲”,这让他们与老一辈的理想员工发生冲突;而新冠肺炎疫情的降临,让这一冲突变得更为明显。一家大型公司的内部律师告诉我:“这次疫情真的让我们的领导者变得更有人情味了,因为他们会发送有关自己如何应付孩子、狗和72岁母亲的信息给我们,以向我们保证我们是同舟共济的。”

 

现在是时候摒弃老旧的“理想员工”概念了。当这场疫情结束之后,我们要改变自己对理想员工的认知;它应反映的不是50年前的日常生活,而是当今人们的生活。如果你关心员工敬业度的话,这才是未来的方向。(如果你不关心的话,你最好还是要关心一下,因为近期的一项研究发现,不敬业的员工带来的成本是雇主年收入的32%。)

 

第一个步骤就是将远程工作制度化。我和其他主张远程工作制度化的人很早就已经知道,普遍采用远程工作的主要障碍是想象力的缺乏。这一障碍已经不复存在。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许多“不可能通过远程完成”的工作没花多少时间和金钱,就已经转移到了远程环境中。过去一个月里发生的三件事,让意想不到的事情成为了可能。企业已经投入了时间和金钱来实现无缝远程连接;不擅长技术的老一辈员工如今也花了时间去熟悉远程工作;而主管们也学会了如何在不必紧紧盯着人们的情况下进行监督。意想不到的事情不仅成为了可能;它还变成了家常便饭。

 

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未来的远程工作比这次危机引发的普遍性居家工作很不一样。要想从事远程工作,除了要在工作时间请人照顾小孩之外,还要确保家中的设置能让人们全神贯注地工作。而在加利福尼亚州等州,钟点员工从事远程工作,也需要雇主提供法律强制的保护,比如用餐和休息时间。大部分雇主也会希望享有对加班的限制力。

 

在更深层面来说,企业必须分析一下未来的远程工作安排,以达到最佳的成效。大量研究表明,远程工作一般会让员工变得更高效——这也难怪了,毕竟员工上班后常常也只会在茶水间大聊体育而已。此外,远程工作除了能提高人们的敬业度和满意度之外,还能减少他们辞职的可能性。远程工作者的工作时间通常也比较长,但这也毫不奇怪,因为一般美国人每天花在通勤上的时间长达54分钟。

 

不要以为远程工作是个非有即无的命题。对许多工作和公司来说,在远程工作和坐班工作之间找到正确的平衡才是挑战所在。许多知识工作者需要有断断续续的非正式交流和数个小时的清静时间来执行工作,而且很多时候,他们只有远离了办公室才能变得更高效。远程工作和坐班工作的最佳组合因公司、工作和个人而异。






一位很聪明的人曾经说过:不要浪费一场好的危机。所以,我们就别浪费这场危机吧。让我们在这场又严重又可怕的疫情之下一起努力找到一线希望。我们要为“理想员工”制定一个新的定义:一个具备了上进心、专注力和决心,却又能平衡工作职责和家庭责任的人。毕竟,这次疫情已经导致3000万个小孩停课,雇主是不能视若无睹的。




来源:
热门推荐